重黎

我跌落爱与美的深渊。
想写什么写什么,别有什么期待啦。

《琅琊榜》音乐剧《赤血长殷》


==起章==
【酒肆茶楼 人声嘈杂】
【街道上人客往来 叫卖声 马蹄声】
【叫好声 掌声】
众:好!

说书人:列位看官,说到这琅琊公子榜,就不得不提这位麒麟才子--梅长苏!
市井客:梅长苏是什么人啊!
说书人:嘿嘿!咱们今日,说的便是这位蝉联琅琊榜首十余年的,江左梅郎!

【人声嘈杂】
众:(不解)江左梅郎?
【惊堂木拍案落下 满坐寂然】
说书人: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承章==

【冷兵器交战 战场音效】
【快马疾奔的马蹄声】
【暗箭呼啸而过】
【刀枪铿鸣 杀喊 中枪中箭】
【挥剑 刀剑碰撞声 气促脚步声跑到林燮身边】卫峥:(气喘嘘嘘 无力)林帅,您怎么样了?
林燮:(重伤垂危 临终大吼)逃!快逃,能活下来一个算一个!

【人马厮杀声 战火燎原】
【所有音效停 只剩风声 大火燃烧】
【拼尽全力将林殊推入雪坑 雪地吱呀声】聂叔叔(粗重的喘息):小殊,你要活下去……【焦黑的火柱塌下 砸在身上】
【挣扎 衣服摩擦声 雪地吱呀声】林殊(绝狠):逝者不强求,生者却不能遗忘!

【转场音效】
【风声呼啸而过】
林殊(沉重):已背负上身的东西,无论怎样沉重怎样痛苦,都必须要咬牙背负到底!
【此处念白叠加】
(梅长苏(坚决):我既然活了下来,便不会白白地活着……)


【深沉钟声--一声】

【伴奏起】
梅长苏(感慨 些许淡然):金陵,王都……那么多年没来,竟然不觉得有丝毫的变化……我想进了城门后,多半也依然是冠盖满京华的盛况吧……


【承章唱段】


【慕寒】
青砖黛瓦 故景如旧
草木无情 不解凡忧
当时烽火骤(zhou)焚尽几多残留 
一袭白衣祭故人 陈情此时休


【五哥】
霁月清风 琅琊榜首
谁记昔年 策马风流
十载倏忽过 几回魂梦旧游
又多少冤魂织就 那缓带轻裘 


【一掌击在桌面上】蒙挚(气急):他天性厌恶纷争,难道你天生就喜欢?靖王难道就不知道心疼你吗?
【瓷器盖碗碰撞声】梅长苏(云淡风轻 带着自嘲):蒙大哥,你忘了,景琰并不知道是我……我已经死了……

霓凰(哽咽 略带哭腔 声音颤抖):他尸骨埋于何处?
梅长苏(心中隐忍):七万男儿,天地为墓……郡主若要祭他,何处青山不是英魂?
【此处略停三秒钟】
【抱住 衣服摩擦声】霓凰(哭出来):林殊哥哥,对不起,我不再离开你了,我永远都不再离开你了……


==转章==

【风云突变(此处伴奏急)】

卓鼎风(拍桌而起 气愤):现在想起你对我说的那些慷慨激昂之语,实在是令人齿寒。
【酒杯落地声】谢玉(摔杯为号):扶保太子本就是大义,其他野心之辈皆是乱臣贼子!

【混乱打斗 刀剑碰撞声】
谢玉(朗声):厅中众人,给我格杀勿论!
【念白混响 此处念白压上面】
梅长苏(轻声 不忍):景睿,象你这样纯善的孩子,本来也该有一个好结果的……

【脚步声 缓慢渐进 水滴音效】
梅长苏(缓缓):我对你的命确实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是夏江而已……(胜券在握):夏江为什么要杀李重心灭口?
【锁链拖地音效】
谢玉(犹豫着开口):十三年前……他替夏江写了一封信,冒仿的……(深吸一口气)一封求救信,写着:“主帅有谋逆之心,吾察,为灭口,驱吾入死地,望救。”

【转场音效】
【捏骨节声响 手敲打在墙壁上声响 一声】
【此处在地牢密室中 念白加混响】
夏冬(气急 咬牙切齿):原来……这一切,都是……夏江!


【转章唱段1】

【kenzong】
尔虞我诈斗 无论缘由 
本唤作成王败寇 
这风雨一路 他只影独走 
抛却欢喜悲凉感受 


【小千】
尘埃落定后 提缰回首 
万千过往烙心头 
暗香幽幽 江山皆没入一眸


【转场音效】
【丝竹悦耳 觥筹交错】
太子(不甚在意 玩味):算了吧,我早就看透了,父皇无情多疑,总是骂我不修德政……我的德行不好,父皇的德行难道就好了? (惨笑)

【花瓶摔碎音效】
秦般若(高深莫测):所谓“得麒麟才子者,可得天下”,琅琊阁可真是半点也没有说错啊!
誉王(疑惑):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般若(冷笑一声):殿下如今是个什么情形,靖王又是什么情形?这两相一对比,到底是谁得了麒麟才子,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

【转场音效】
静妃:失去的永远不能再找回
(梅长苏: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朋友)
静妃:就算小殊真的能回到这世间
(梅长苏:从地狱归来的人都会变成恶鬼)
静妃:只怕也不是当年的小殊了……
(梅长苏:不仅他认不出来,连我自己,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

萧景琰(不敢相信):你们没有反抗,谢玉依然下了毒手?可是,以小殊的性情,纵然一开始他没有想到,可屠刀一旦举了起来,他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卫峥(轻叹一声):可是……当屠刀举起来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力气了……

萧景琰(悲痛 坚定):十三年过去,亡魂未安,污名未雪。纵然现在自己已七珠加身,荣耀万丈,到底有何意趣?!

【回忆中 念白混响】
林殊(意气风发 笑):哈哈!景琰你此去不知何时归来?回来时记得给我带一颗南海明珠啊!



【转章唱段2】

【kenzong】
朱墙宫深 人心难嗅 
黑白纵横 杀伐无由
权倾谈笑变 妙计敛藏于袖
负手算尽天下事 当饮一樽酒


【小千】
病骨一身 未雨绸缪 
心中算谋 几人看透
纵年寿难永 无愧一生所求
此去踏关山千重 将前尘挥袖 


==合章==

【帐外人马厮杀声】
【拔剑声 剑鸣龙吟】
静妃(坚定):请陛下将此剑赐予臣妾,臣妾愿为陛下的最后一道防线。
梁帝(感动 豪气干云):朕在你就在,谁敢伤你?

【厮杀声渐渐淡出 慢慢出现整齐稳健的脚步声】
萧景琰(朗声):儿臣奉旨平叛已毕,请见陛下!
【此处群杂整齐划一】众: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转场音效】

莅阳长公主:谢玉之罪实在霍霍滔天,人神共愤,还请陛下圣明,容臣妹详奏。


【此处念白略压战场音效】
莅阳长公主:十三年前,谢玉与夏江串谋,令一书生模仿赤焰前锋大将聂锋笔迹,伪造密告信件,诬陷林帅谋反。
火封绝魂谷,将聂锋所部逼入绝境,全军覆没,并嫁祸林帅。
后又谎奏林帅要兵发京城。骗得陛下兵符,与夏江伏兵梅岭,趁赤焰军与入侵大渝军血战力竭之际,大肆屠戳,令七万忠魂冤丧梅岭,事后却诬称赤焰军谋逆抗旨,不得不就地剿灭。
之后,二人又诬告赤焰谋逆之举由祁王主使,意在逼宫篡位,致使祁王身遭不白之冤,满门被灭。
事后,二人倚仗兵权朝势,封住所有申冤言路,以致所言不达天听。
桩桩件件由谢玉亲笔供述,决无半分虚言。臣妹阅其手书后,惊撼莫名,日夜难安,还望陛下明晰冤情,顺应天理,下旨重审赤焰之案,以安忠魂民心。

【跪倒】
蔡荃(劝谏):陛下,此事若是就此抹过,必致物议四起,请陛下接纳臣等谏言,恩准重审赤焰之案!

【众人起身】
穆青(着急):臣附议!附议!
言阙(冷然):臣也附议。
萧景琰(笃定):儿臣附议。
【此处群杂声此起彼伏】众:臣附议!

【群杂声乍停 纪王缓缓出列】
纪王:臣弟以为,众臣所请甚合情理,请陛下恩准。

【此处略停顿】
梁帝(苍老 无力):朕……准诸卿所奏……


【转场音效】
【风声 战鼓声】
【士兵声音由远及近 念白首尾相连 叠加】
士兵:报!大渝兴兵十万越境突袭,衮州失守!
士兵:报!北燕铁骑五万,已破阴山口,直入河套,逼近潭州,告急!
士兵:报!夜秦叛乱,地方督抚被杀,请朝廷派兵速剿!

梅长苏:国难当头,岂有男儿不从军的?蔺晨,我也要去。
蔺晨(着急 略带责怪):长苏。赤焰旧案已经昭雪,你加给自己的重担已经可以卸下。世上有这么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永不停息,根本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完的!


【合章唱段】

【五哥】
泣血书千轴 悲歌唱彻 
战骨碎尽志不休
且待赤焰归 整军再从头 
守我山河家国依旧


【慕寒】
横长枪换却离愁 
倾余生风骨同守
此血仍殷(yan) 
此身豪情仍未收 


【五哥、慕寒】
泣血书千轴 悲歌唱彻 
战骨碎尽志不休

【小千、kenzong】
且待赤焰归 整军再从头 
守我山河家国依旧

【合】
横长枪换却离愁 
倾余生风骨同守
此血仍殷(yan) 
此身豪情仍未收 

【慕寒】
情义千秋 
在梅岭雪间长留


==终章==

【大漠孤烟,鹰击长空】
【人马厮杀声 刀剑碰撞声 战场音效】
【与战场音效场景交叠】
【勒马长啸 战马嘶鸣】梅长苏(意气风发):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却能在最后选择林殊的结局,这于我而言,难道不是幸事?

【念白混响 此处为回忆中的假象 念白压下面萧景琰的哭声】
(林殊:到来时素颜白衣,机诡满腹,离去时遥望狼烟,跃马扬鞭。两年的翻云覆雨,似已换了江山,唯一不变的是一颗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萧景琰(哭 起先是小声隐忍的哭声 慢慢哭声越来越大 感情从内敛到彻底放开 放声大哭 最后慢慢收住 声音中带着哭腔 悲痛万分):小殊!

【伴奏戛然而止 梅长苏唱段起---(清唱 略压战场音效)】

【吾恩】
想那日束发从军 
想那日霜角辕门 
想那日挟剑惊风
想那日横槊凌云
流光一瞬 离愁一身
望云山 当时壁垒
蔓草斜曛

【深沉钟声--一声】


评论
热度(11)
  1. L遥映人间冰雪样 转载了此音乐

© 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