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黎

我跌落爱与美的深渊。
想写什么写什么,别有什么期待啦。

……算是纪念这几年的剑三之路。

从一开始的50年代一直玩双修天策玩到70年代,中期出藏剑不久A掉,然后在90年代中期回来接着玩狗策PVP,在今年2月底卖号AFK。

直到最后我依然还坚信着“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就算到现在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东都天狼啸,长枪已在肩”的那个篇章,还有天策府的大小模样。

天策府统领李承恩,镇国军师朱剑秋,镇军大将军秦颐岩,壮武将军杨宁,宣威将军曹雪阳,明威将军皇甫少华,忠武将军冷天峰。

我在老天策的将军冢用掉最后一点点卡,这感觉其实还蛮幸福的,就像在江湖里漂泊太久,最后回到了家。

哈哈……好像带入感有点深,真中二啊我。

但是剑三这个江湖,真的很容易让人投入感情,结交到真正的朋友。所以剑三有那么多故事,有那么多爱恨情仇,离开时会有那么多人不舍。

江湖不见,后会无期。遇见你们,遇见这个江湖,真的很开心。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长河落日东都城,铁马戍边将军坟。 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听,马蹄踏疾声   乱,夜色写深沉

杀,一枪定乾坤   何惧,白骨荒魂

燃火光,裂穹苍   风卷战旗声渐狂

孤烟直,远山长   边城风雪煞喉肠

六钧弓,八尺枪   当年立志未曾忘

身无碍,心无缰   不过含血笑一场

只身望斜阳,斜阳在远方,归路已苍茫

双目满朝光,你站的方向,这是谁战场!

长枪之向,天地同伤,一骑战八方

纵马挥戈饮血狂,断魂刺无人可挡

昔日闻言,七尺儿郎,当醉卧沙场

换乾坤朗朗,著信义昭彰,又何妨,青山葬

豪情自昂扬,无愧东都之狼荣光!

看,旌旗逐尘浪    战意,已难掩藏

燃火光,裂穹苍   风卷战旗声渐狂

孤烟直,远山长   边城风雪煞喉肠

六钧弓,八尺枪   当年立志未曾忘

身无碍,心无缰   不过含血笑一场

只身望斜阳,斜阳在远方,归路已苍茫

双目满朝光,我站的方向,这就是战场!

长枪之向,天地同伤,一骑战八方

纵马挥戈饮血狂,断魂刺无人可挡

昔日闻言,七尺儿郎,当醉卧沙场

换乾坤朗朗,著信义昭彰,又何妨,青山葬

豪情自昂扬,无愧东都之狼荣光!

到最后一瞬,铁甲染锈尘,归路已黄昏

用坚毅眼神,铸不灭枪魂,血光中重生

长枪指向,破汝坚阵,一骑任驰骋

金戈铁马身犹稳,笑引敌血洗兵刃

三军闻鼓,号命出征,此战定负胜

归期不须问,疆场且纵横,自有我,铁骨铮

生死何必论,长枪独守大唐魂

评论(3)
热度(16)

© 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