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黎

我跌落爱与美的深渊。
想写什么写什么,别有什么期待啦。

今天,我是坐在长白山的脚下记下这首歌的。

从初中开始入了盗笔的坑,满打满算至少也是有6年了吧?今天,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我抬头看向远处的长白山,它还是默默地亘古不变地矗立在那里。

——就像青铜门后的那个人一样。

昨天晚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索性坐起来翻了翻电脑里存下来的资料和相关同人之类的东西,觉得自己有满心的话想说出来,可是到了现在,又似乎说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意义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

只能说,红尘之中能遇见你们,我真的感到非常幸运,谢谢三叔写出了这样鲜活的你们,谢谢我当年的好奇,促使着我发现了你们,谢谢你们,给予我这么多、这么多的喜怒哀乐,让我的生活染上有着你们的色彩。

今天手机刷微博,看到三叔写下的end,心里没有怅惘是不可能的,像是一段经年累月的暗恋,在今天悄然终止。看到小哥出来第一句话,是:

“你老了。”

本来之前看到see you again这首歌就开始戳虐点的我被小哥这句话,差点刺激到在众目睽睽下几近哽咽。

有个po主说得好,小哥一直记得的,是吴邪最初的模样啊。

而吴邪悄悄放下衣袖遮住伤痕的动作也是一样的吧,我还是天真,你们记忆里那个闹腾的热爱吐槽的小三爷。

语无伦次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就当是一个老年稻米在今天,自顾自的慨叹罢了。

或许,以后会去福建好好转转吧,不管多少年过去,不管虚构与否,你们所有人,都是我深爱着的鲜活的回忆。

十年踪迹十年心。


【车开得晃晃悠悠的,颠得我昏昏欲睡。我调整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进入了睡眠,渐渐远离了背后那个刚刚醒来的小镇。】

【更远一点的地方,巍峨绵延的长白山,裹着它那被阳光照射成金色的千年不化的白雪,正静静地,静静地,注视着我。】

【BY 未婪海《二道白河》】



《盗墓笔记•十年雪》 
--------------记盗八

文案:顾西池
词:顾西池&群青之谷
曲:闭上眼睛
唱:奇然
念白:阿春
后期:盐助

【文案】
他知道自己会一直走下去。
因为他还有一个约定,一个十年之约
他知道自己必须走下去。
因为还有一个人,在雪山里。
等他带他回家。
-----------------------------------------------------------------------------------------------------------------------------
“我来和你道别的。”
“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能找到的,只有你了。”

晨光照雪成一片沧海
指间的温度还在
逐次消散开
一句诺落定一生梗概 
想起的一刹已更改 
多少情怀 

能不能再唤一声等待
十年相离的感慨
生死之外
沉默了余生哪个月台 
对白不比命运苍白 
而重逢终究未来 

还记得风沙陪衬的承诺
还记得那一秒
微笑世界塌陷进心深处
这困苦暂随这一路奔波无度
生死争逐 
有你共睹 让年岁陪衬这场日出

Could I say goodbye?
回忆缠绕着呼吸
心跳渐失去力气
一幕幕回放过曾经
等一个名字苏醒 
等过一千个世纪 
我按下暂停 
遇见你

“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你可以带着这个东西,打开那道青铜门.你可能还会在里面看到我。”

暮光之下剩一片雪海
手中的温度不在
被风吹散开
一道门掩埋多少无奈
真相在轮回中主宰
惊心不再 

星空也蜷作老去的钟摆
天地若如盆栽 
爱恨又能有怎样辽远姿态 
一声叹息隐去爱恨纠缠不安
阴谋若在
终被击败
这条路走下去是无助

I wish Forever
如若回忆成空白
时间也终将倦怠
一个约换一生重来
安然于人世兴代
得空亦不妨期待
谁还在徘徊 
晨光外 

Could I say goodbye?
回忆缠绕着呼吸
心跳渐失去力气
一幕幕回放过曾经
等一个名字苏醒 
等过一千个世纪 
我按下暂停 
遇见你

如若回忆成空白
时间也终将倦怠
一个约换一生重来
安然于人世兴代
得空亦不妨期待
谁还在徘徊 
晨光外

谁还徘徊在 
晨光外

“我已经是,张家最后一个张起灵。”

评论
热度(9)

© 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