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黎

我跌落爱与美的深渊。
想写什么写什么,别有什么期待啦。

【叶乐】明日边缘

突然想起了《明日边缘》这部电影而出生的脑洞

所以显而易见的,明日边缘paro,但是添加了大量私设【喂

几点注目:BUG众多!!当心OOC!!!   

注:Mimic:影片中的外星怪物,又称拟态或模拟体 

       金属外甲:军事开发用于对抗Mimic的人体装甲

 

【幕间·一】

这是张佳乐第174次重复这段时光。

很显然,叶秋对于张佳乐的这份天马行空的说辞报以十成怀疑,尽管张佳乐正安然无恙毫无声息地站在他的私人营房当中——这恐怕是叶秋拥有自己的营房以来史无前例的一次。

他眯起眼,饶有兴趣打量张佳乐,脑子里激烈的思考着要不要崩开他的脑袋看看,这位有点本事的二等兵先生脑回路恐怕有点研究价值。

二等兵先生面无表情地盯着叶秋,语气凉薄而冷淡:“叶秋中校,您的动作用不着那么小心翼翼的。”

“您的那把P229已经杀过我三次了,都是一击必杀。”

哦?叶秋有点惊讶的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一次在这里。”张佳乐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第二次在这。”他的手向下,移向了他的心脏。

“第三次——是第67次遇见您的时候,您直接打爆了我的大动脉。”他抚摸着自己的脖颈,似笑非笑:“‘……简直就像繁花血景。’这是我进入下一个轮回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张佳乐神情疲累的揉着太阳穴。

“看在我重复了这么多回同一遍言语、回顾了那么多遍悲惨的记忆的份上,能否恳请叶秋中校先听听我疯狂的幻想,再做决定也不迟?”

叶秋的表情高深莫测,他被张佳乐点破之后,就正大光明的把枪拎了出来,随手把玩着,冰冷的机械声“咔哒”、“咔哒”,应和着时钟指针,悄然回响于营房。

结果叶秋微微笑着,却是说了这样一句话:“看来你之前那么50多次,都是花费在进入这间营房上了?按你所说,这可真是浪费你的经验和……生命啊,二等兵先生。”

“您用不着刺激我,中校阁下,”张佳乐耸耸肩,回答得游刃有余,“您的这句话我已经听过很多遍了。诚然我的效率并不够高,然而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况且我有机会不断改进——还有中校阁下,我叫张佳乐。“

叶秋并不掩饰自己眼里的赞赏,他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毫无正形地往上一倒,右手拉开办公桌下一个隐藏的小抽屉,拿出一根烟卷噙在嘴里,左手的火机早已待命多时。

动作流畅而赏心悦目。

“鉴于——由你所说的——P229的确是没什么人知道的、我的私人配枪,而且那几个开在你身上的洞,的确是我惯常的射击手法。”

“——那就听听你的无稽怪谈吧,张佳乐先生。”

张佳乐扯了扯嘴角:

“感激不尽,叶秋中校。”

 

【幕间·二】

叶秋和张佳乐穿着金属外甲,全副武装的行走在满是兵痞和老油条的行军阵地上。

他们刚刚从关榕飞那个科学狂人那里讨论了张佳乐所谓的“妄想”,并进行了一场对于接下来的行动计划的完善分析。

“既然选择相信我,就没有必要在浪费时间做这些所谓的分析了。”在他们穿戴时,张佳乐冷着脸,作出如上评论。

叶秋漫不经心的笑:“对你来说,这是无数次重复,可对我来说,这还是第一次啊——第一次把命托付在了‘完全不确定’之上,哥是那么心大的人么?”

“而且,”叶秋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骨骼发出清脆的响声,语气懒洋洋的,“我无法避免的会想到,在你第——恩——不知道多少次遇见我之前,我和你因这个计划死了多少次。我不怕死,但我想啊,没人愿意在达成目标之前随随便便死掉吧?”

“还有,恐怕这个对话也发生了不只这一次,对不对?亲爱的二等兵先生?”

张佳乐本来默然无语,直到听到叶秋最后一句话时,他——像之前很多次一样——凶狠的瞪了叶修一眼。

“恩,这才是你的风格吧。”叶秋感叹着,“刚刚的眼神很漂亮,有活力和锐气,难怪之前怎么看你怎么不顺眼。”

谁要你看得顺眼了?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

张佳乐把头偏到一边,仍然刻意的选择了沉默。可他的内心在雀跃着,有些话就算听了一百遍,只要是那个人亲口对他说出来——

仍然如初见般心跳如鼓。

一直在张佳乐灵魂里不断叫嚣的轮回的痛苦与疲倦,于此刻都变得温顺寂静起来。

 

【幕间·三】

“看啊!叶秋又出来了!”一个士兵斜歪在军绿包上,用故作惊恐的嘲讽语调大叫。

很快,一声又一声恶意的讽刺和谩骂弥漫了整个训练场。

“全金属怪物!今天又想杀几个Mimics?”

“喂!你其实是和Mimics一家的吧!都是怪物啊!”

“哟!今天还带了另一个出来啊?大怪物带着小怪物出去猎食吗——哈哈哈哈哈!”

“臭不要脸的渣滓!”

“你居然还没死,哈。”

叶秋和张佳乐默契地充耳不闻,继续一道行进着,神情平静一如往常。叶秋的冷静自持源于他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坚定的理想,而张佳乐的冷静源于叶秋。

很多次轮回之前,张佳乐也曾暴怒不平,但是急红了眼的他迅速被叶秋给架住。

张佳乐喘着粗气拔高声调:“你怎么能忍?”

叶秋瞥了他一眼:“他们的话关我什么事?计划重要还是那些毫无理由的话重要?”

“我只关心,这场战争该怎么结束——以胜利的方式。”

张佳乐一脑袋的热血,就这么被三言两语的冷却了。这么多次轮回后,他该足够了解到叶秋是怎样一个人。

——所以他故作冷淡,拼命抑制住自己,不要深陷在这个无止境的梦里。可偏偏一段段重复的岁月如网,他缠丝成茧,无能为力。

 

【幕间·四】

“扔掉它!一会会有一辆被遗弃的双人摩托!这破车再开五十米就会熄火报废!”张佳乐冲着主驾驶座上的叶修怒吼。

“那也他妈的再开五十米!距离海滩还有多远!”叶秋一脚把油门踩到底,饱受Mimics摧残的破破烂烂的军事吉普疯了一样在公路上横冲直撞,发挥了最后的光和热,在路边奄奄一息。

“雷达有问题,至少还有一公里的距离——向前卧……!”张佳乐连“倒”字都没来得及喊出口,二人同时往前一扑,两人后方一声巨响,热浪夹杂着金属片从他们头顶削过。

随即两人动作飞快的向两边一滚,一只Mimic从爆炸的吉普车废墟里扑了过来。

张佳乐动作敏捷的持枪反击,顺便环顾了一圈四周……

他没好声气地骂道:“又被包围了,妈的,历史重演。”

叶秋堪堪挡下两只从不同方向袭来的Mimic的攻击,哀叹:“这下我们多半连摩托都没了。”

“都怪谁啊死倔着要快那五十米!”张佳乐怒不可遏,“每次每次每次都这样!叶秋你怎么这么烦!”

“对不起,我的锅。”叶秋真心实意的回答,同时极迅捷的侧身一闪,紧接着抬手,子弹利落的轰爆了那只Mimic的大脑,他又张口问道:

“张佳乐先生,按照计划里的部分,请你和我一起杀过去?”

回答叶秋的,是一声带着笑意的“嘁”。

叶秋也笑起来,他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张佳乐这人,怎么可能是那样沉闷阴郁的模样。

他合该是个和自己一样,为了目标无所顾忌的疯子。

 

【幕间·五】

叶秋和张佳乐互相倚靠着,身上的金属外甲早就丢得七零八落,此时正狼狈的躲在海滩远处一个木屋旁的小树林里喘息。

他们的脚边是一只刚刚死去的Mimic,这只Mimic几乎快打光了他们最后的子弹。

“计划第一次进行到这个地方,说实话……我不了解这里。”张佳乐有点茫然的抬头张望着,眼里悄然掠过一丝惊惧。

“没事,下次你就有经验了。”叶秋淡定的回答,开始到处翻口袋,“记得提醒我多带点弹药,还有你去驾驶那辆吉普吧……诶我藏的烟呢?”

叶秋没找到烟卷,一脸悲痛欲绝。

“呸!什么不吉利的!”尽管张佳乐知道叶秋说的是大实话,可他还是抱有着一丝侥幸。

万一呢……?

叶秋瞄了一眼虎着脸的张佳乐,内心感叹,这人真是天真得可爱,百来次的失败也没磨灭他心里那点略显幼稚的希冀。

这可是战争啊。

这么一想,他忽然有点心疼张佳乐。

于是叶秋装好枪,把子弹上膛,站起身来对张佳乐说:“我去探查一下这个木——”

噗嗤。

叶秋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异样,剧痛使得他眼前的光景天旋地转,倒下前他只看清了张佳乐的脸。

惊恐,悲痛,而绝望。

这样的表情一点都不适合张佳乐,叶秋还有心思模模糊糊的想。

张佳乐劈手夺过了叶秋手里的枪,对着那只临死前偷袭成功的Mimic一通疯狂的扫射,直到子弹没了,他的手指还在机械地动作着。

可那只Mimic眼下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而叶秋……

叶秋也快要死了。

张佳乐瘫坐在地上,他看过很多次叶秋的死亡,可他从来都不习惯他的死去。

每次看起来都是那么意外,像是只差了那么一点,只要拼命记住这个点,修正好计划,降低甚至消灭可能性,下一次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张佳乐一遍一遍告诉自己,然后他又看着叶秋因为新的意外而丧命,而他自己则再一次带着后悔与痛苦步入新的轮回。

“丑死了,你的表情。”叶秋倒在他身边,血流了一地还在调侃他,尽管他的眼神开始微微的涣散。

张佳乐没理他,他把脑袋凑得很近,几乎是贴着叶秋的额头,凝视着叶秋满是血迹与污痕的脸。

他突然笑了,笑得很大声,带着绝望的疯狂和快意:“喂,叶秋,我爱你。”

叶秋愣了一下,也低低的笑出声。他努力在逐渐模糊的视线里找到张佳乐的身影,他轻声说:

“我也爱你。”

张佳乐的眼睛陡然一亮,又随即极快的黯淡下来。

叶秋还在轻声继续:“……还有啊,我的本名……叫叶修。”

他顶着张佳乐不可思议的眼神断断续续的嗫嚅着:“下次……你见到我……就直接喊我叶修……省时间,你……说的。”

张佳乐搂住了他的头,不让叶修看到他的表情,他声线颤抖着:“好……好……叶修,我爱你。”

叶修嘴里不断的涌出血沫,他费力的抬手,摸了摸张佳乐快散落的小辫子,露出了一个更加难看的微笑。

“明天……见。”

张佳乐握住叶修垂下来的手,温声回答道:

“明天见。”

他俯下身,珍而重之地吻了吻叶修尚且温热的唇。

 
【幕间·六】

张佳乐第107次看着叶修死去。

张佳乐即将开始第175次轮回。

张佳乐将第108次遇见叶修。

评论(17)
热度(37)
  1. 琉稜重黎 转载了此文字

© 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