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黎

我跌落爱与美的深渊。
想写什么写什么,别有什么期待啦。

【34H/叶周】星海初生

·@叶攻49H企划进行时 

·CP:叶修X周泽楷(老叶小周上帝视角迷之切换,BUG满天飞的伪科幻,逻辑已死【。】)

·字数:7132

·混在一群太太中间我这个新司机真的好方好紧脏啊_(:зゝ∠)_……总之老叶生日快乐!Standing in the hall of fame!


无论何处,最不缺乏的就是故事,千奇百怪,各种各样,哪怕再无知再闭塞的地方,也自有它的一套传说,任它多么匪夷所思。

有的故事会这样,以代表结束的死亡开始新生:什么人并肩相拥,躺倒于花海之中,苍白冰冷的佝偻身躯在湿润的泥土中陷落腐朽分解,经年累月,逐渐淡去的死亡气息萦绕着充满诗意的花香,蝴蝶优雅翩跹,白骨交错之地生长出一棵充满生命气息的巨树,为悄然出现的新生命遮风挡雨。

有的故事则会这样,充满悲壮与无助:年轻人们桀骜不驯,仿佛自己能翻天覆地,无人可比,拼着血泪来躲避命运的玩弄。他们孜孜不倦,前赴后继,自以为每一次成功的反击,在最后看来也不过是蛛网猎物濒死挣扎一般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们终究会走向被天命安排好的既定结局,无从可避,无处可逃。

Scared?Choked?Sordid?

——Fanatic?

Who care.

而这个故事无所谓头,无所谓尾,它只是这样存在于浩瀚星空。

 

【周泽楷视角】

弹尽粮绝。

储备的食物已经消耗的所剩无几,而能源……激光动力推进器所用的金属已经燃烧殆尽,距离联盟不知道有多远,也再没有可用的微波束燃烧蒸汽能作为推动力。我看着飞船操作的3D仪表盘上显示的核能源储量,那道幽蓝的虚拟圆柱已经到了这架飞船被驾驶以来的历史新低,像一把刀悬着纤弱的丝,停在警告临界值上,一旦突破临界线——

那就只有最后17个小时的存活时间了,17个小时以后,我和叶修前辈会被宇宙撕裂吞噬,连尸骸都无从找寻,而飞船则成为太空垃圾,消弭于星海之间,不知所踪。

我极轻地喘了口气,一直紧绷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慢慢松懈下来。并不是不能继续坚持,只是太清楚那狭隘的结局,在死神即将挥下的镰刀之下,就算再不愿放弃挣扎,长时间高度集中的精神也会叫嚣疲惫。

“小周累了吗?去后舱室休息一会,有情况我会立刻通知你。”左前方主驾驶座上仔细校对行程、检查通讯的前辈发了话。

——又被察觉到了。前辈总是这样,即使没有看你一眼,他出色得异于常人的五感与敏锐的洞察力实在很难被人瞒住什么,我时常觉得自己被他剖析得无所遁形,包括我心底里藏得最深的那点无法出口的心思。然而他始终如战友一般对待我,不曾僭越半分,这使我惴惴不安的同时又带着点失落地心下一松。

长时间地将这份晦暗的感情埋藏在记忆长河之下,随它隐秘的生长也好,疲倦的沉默也罢,我尝试过无数回忘却,可我始终做不到不爱他——但这终究是永生不会说出口的话,字字句句徘徊如幽灵,只是哽在心底,囚困在牢笼之中,惶惶不见天日,也不得一夕酣眠。

我轻微地摇了摇头以回神,再回想起前辈的语气……我皱起眉头盯着他,思索半天,还是开了口:“前辈……不需要吗?”

叶修前辈像是被我这句问话问得破了功,他不复之前的一丝不苟,身体向后一仰磕上了垫着软垫的合金椅背,同时极重极重地长长吸了口气,苦笑着转过身来看我:“需要,怎么不需要——但我不甘心啊。“

他摘下防护头盔,轻飘飘地撩起眼皮瞧了我一眼:“我知道,你也一样。”

我沉默地低垂下头,与他相对而坐,变相承认他说的的确是事实。

不甘心。怎么甘心?在巡航路上陷入部落埋伏,我们拼力歼灭了三分之一的敌方飞船并成功突围。在逃脱的路途中同时遭遇恒星衰变产生的粒子流和布朗运动的小行星们,我们九死一生,依然存活了下来。我们甚至在之后的路途中险些撞入了正在坍缩合并的史瓦西黑洞,虽然因此偏离了既定返程航线,可最终给黑洞填饱了腹的是部落的飞船,而不是我们。

可现在,我们居然会因为能源耗尽这样的原因而冷寂地死在一个无人得知的地方……这样的结局,我曾经并非没有想过,只是觉得可能性实在太低,从不曾想到有朝一日这份虚妄成了现实。我笃信我会欣然同前辈一道死去,却绝对不会料想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因战火,不因伤病,反而怀揣着满腔不甘与不郁在虚空中等待生命的倒计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即使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停掉了所有不必要的程序,只留下信号发讯器和通讯仪器持续工作,我们还是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能源光柱避无可避地达到了临界值,变成警戒的鲜红色。

要结束了吧,我想,心中居然异样的平静了下来。转头再看那边,前辈侧着头缄默,头发一如既往蓬乱地散开,遮挡着看不见他的神情。

……想用手指慢慢地梳理前辈的头发。

大概是太清楚这是生命中最后的时间,因此这个念头变得分外强烈起来。我专注的看着前辈,几乎要忍不住这样任性的想法——但我果然还是,不想看见叶修前辈任何伤脑筋的模样。

于是我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前辈,在失重的空间里向后舱室游去。

“小周。”

……前辈?我疑惑地悬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身,生怕自己忍不住,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他。

“小周,你喜欢我吧。”

话语清晰,语气沉稳,没有疑问的意思,是简明自信的肯定句。

我霎时在原地僵化成一座雕塑。

而我爱着的前辈用那样平常的语调,像谈论明天的天气一样悠悠哉哉地继续说道——

“真巧啊,我也是。”

我猛然转身,差点因为用力过大而转了个囫囵,然后有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了我,我的视线顺着那只手向上,视界里满是前辈含着笑意的脸。

 

【叶修视角】

这真是……原来我吓到他了吗?

我颇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完全回不过神、傻愣在那的搭档后辈,开始反省起自己是不是太直接了点。

说不清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意识到的时候这份感情一切仿佛已经水到渠成。初见时小周那最让人惊艳的外貌并不是原因,我想大多数是因为他这个人吧——训练中展现出了强大实力,为人却意外的低调寡言,即使进入了以充斥着老油条和奇葩而闻名的联盟星舰队多年,也始终不改温和腼腆的模样,像个初出象牙塔的学生。

有趣,百看不厌,像一本简单又生涩的书。

再后来小周成为了我的搭档,我发觉他尽管看上去沉默羞涩,可执行起命令来从不拖泥带水,行动力强大,有自己的主张却十分懂得配合进退,任务永远完成得利落漂亮,简直与平常生活中所认识的那个讷言的青年判若两人。

……而且只要微微侧过头,就会发现他的眼神永远追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不曾偏离半分。无论我做出多么匪夷所思的指示,他始终全心全意的信赖着我,从未迟疑。我调笑时,他会脸红僵立,眼神乱飘。我没边没际地闲扯时,他依然会当一个专注的听者。我一旦出现了战术纰漏,他不置一言,却会用最强硬完美的火力来弥补破绽。

或许还有更多,更多我没能注意到的地方。

我甚至不用回头,就知道他一直默默地在那里,不言不语得像一道影子,却用尽了自己所能付出的一切来说一句:“我爱你。”

我是得有多幸运,才能遇到这样一个人。

我看着依然魂不附体的小周,有点无奈地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可是在跟你告白啊,小周你好歹说句话?”

这傻孩子的眼珠跟着我的手动了动,嘴唇喃喃翕动着,说出来这样一个好气又好笑的问句:“……幻觉……吗?”

----------------------------------------------------------------------------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e9d09eca10ef


----------------------------------------------------------------------------

叶修和周泽楷相对着低声喘息,气息交融,抬眼再看向对方时,眼底满满的都是柔软笑意。他们没有接着再做,只是简单地清理了一下,便继续相拥在一起,气氛宁谧而美好。

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相拥——周泽楷个头尽管比叶修高一点儿,可他此时却像个孩子一样完完全全地蜷缩在叶修的怀里。叶修拥抱着周泽楷,下巴抵着他的发旋,背部弓起一个弧,将周泽楷拢在怀中,缓缓着在星海中旋转,远远看过去两人像是拼凑成一个圆,更像是一个静静蜷曲沉睡的胎儿。

浩瀚宇宙中他们就像一颗如心脏勃勃跃动的微尘,可是这份婴儿般的生命里又蕴藏着整个无垠宇宙,像“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这句古早的话语一样,拥有着最无法言说的震撼与美丽。极致的科学背后是极致的浪漫,而这片宇宙就是孕育他们的子宫——有种震撼人心的起源之美。

直到一片璀璨的光芒打破了这份静谧。二人同时看向那个方向,尔后下意识地屏息凝目,好半天,周泽楷才怔怔道:“……螺旋星云。”

叶修想了想,说:“我比较喜欢叫它‘上帝之眼’。”

周泽楷目不转睛:“像眼睛一样,很美。”

“只可惜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份光芒,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了。”叶修不带什么可惜意味的说着,突然又笑将起来:“小周,传言‘上帝之眼’会带来幸运唷。”

周泽楷也微微笑了一下,继续入迷地盯着那片星云,脑海中不断涌动着这样一个念头:

那光芒背后,那行星残骸之处,那无数星辰长眠之地,寒冷吗?恐惧吗?孤独吗?

他觉得自己仿佛被那光芒魇住了,逃也逃不开。

然而他的胡思乱想被一阵猛然噪响的电流滋滋声打断,似乎有什么人在断断续续叫喊着。他和叶修一愣,对视一眼,同时飞快窜到操作台前,恢复了绝大多数系统运行。

通讯仪器继续吱哇乱叫了一会,终于一个不甚清晰的男声聒噪地响起来:“老叶老叶老叶小周小周小周在不在啊在的话你们答句话啊不然我们又要重新修改频率了很麻烦的啊拜托回个话啊……”

周泽楷呆立在一边回神,整理自己大起大落的复杂感情,而叶修挨着他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笑骂回去:“少天啊,你叨叨成这样,宇宙尽头都能被烦到。”

“卧槽老叶你这么说就没有战友爱了啊!我们一群人为了你俩忙成狗搞得联盟军队乌烟瘴气、啊不是……反正我跟你说你们两个的命运现在掌握在我和张佳乐手里你得对我客气点你知道吗——卧槽张佳乐你干嘛!“接着就是一堆噼里啪啦的声音,显而易见的,对面友军自己内讧掐架了。

“咳,我是张佳乐,老叶小周能听见吧。”过了两分钟,胜者掌握了通讯权,这边叶修和周泽楷各自应答了一声,张佳乐才继续道:“我们已经确认了你们的位置,但是要直接过来接应你们恐怕比较困难——你们懂的,黑洞和陨石群,By the way,你们前方还有个重力锁眼等着你们。”

“你总不会就为了和我们说这些跑这一趟吧,直接说,我们要怎么做。”叶修接了腔,一派游刃有余。

“苏沐秋和江波涛和老冯交涉后,找肖时钦和喻文州把捕捉成型的‘弦’给了我们,我们会在这边利用它在两边同时架设虫洞,实现空间跳跃。你们要做的,就是用你们最后的能源接近重力锁眼,把握时机,利用它的牵引力做引力跳板,进入虫洞。你们成功后,我们在这边给你们准备了后续能源补充。“张佳乐一口气说完,语气严峻:”这很困难,计算一旦出了毫厘差错就是死,你们……“

“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倒不如选择一条有活路的。”叶修看着侧头弯眸的周泽楷,握住他的手微笑:“而且我和小周可是联盟王牌,你们就这么不信任你们王牌的实力吗?”

飞船在他俩的操作下,恢复了狰狞的本色,中央系统“叮咚——“的一声,开始精确计算数据,规划飞行航程。

张佳乐在那边嗤笑一声,把黄少天换回到副驾驶座上,正色道:“准备——”

 

【附录·周泽楷随笔】

我过去认为,在黑暗中回忆着光明去生活,也并非什么不好的事。可直到真的与光同行的那一刻起,才发现那种感觉令人上瘾,想时时刻刻注视着那道灼烈光芒,即便被刺瞎了也罢。可说回来,如果不是真的向往光明,又何必龟缩在黑暗中回忆?

Hope is a good thing and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END-------------------------------------

评论(22)
热度(158)

© 重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