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黎

我跌落爱与美的深渊。
想写什么写什么,别有什么期待啦。

【楚苏】Calls Me Home

·猛然兴起的百合脑洞,其实两个姑娘我都觉得很攻,御姐云秀自不用说,沐橙给我的感觉……更像是独自卧躺于冰雪上带刺的深红玫瑰

·时间设定在沐橙和云秀都已经退役的时候,或许有一点私设……吧,尝试了新写法,写完觉得极其混乱……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了_(:зゝ∠)_文中有些许BUG,深究就输了【拜倒】

·女孩子就是用来爱的!她们是天底下最闪亮的宝物!【痴汉脸【喂

·香水系列,香水气息是贯穿全文的味道_(:зゝ∠)_

·例行注目:OOC!!!!!!

 

【眉】

Agonist Parfums Arctic Jade · 北极冰玉

前调:橙子 蔓越莓 小苍兰 

中调:茉莉 雪松 依兰 树莓 

后调:檀香木 黄葵 香草 广藿香 

灵感来自亘古的北极冰山,但很甜,非常甜,绝不是小清新。它像海风划过冰面带来的瞬息,那种裹杂着雪的冰粒扑在面孔上的感觉,冰凉,但并不严酷,像玉一样,蔓越莓的果味不长,紧接着是香草混杂着依兰的甜蜜感,强烈且像刀锋一样明锐,尔后因为广藿香逐渐变得柔软而广袤,但那丝清甜里仍有着寒风的凛冽。

北极的白夜,冰川与厚雪尽情反射着耀目的光,放眼是茫茫的纯白,可抬头极目,头顶这片天空澄澈冰蓝,它甚至比阳光更刺眼,因其直接堕入心灵,无从也不需言语。

云秀和沐橙这两位女性,在我心里很像这只香的名字与味道,如冰亦如玉,关系也一样,亲昵甜美,但是亦绝对成熟冷静。

——重黎

 

“云秀:”

苏沐橙穿着一身长长的丝质素白色袍裙,用漂亮精致的绞丝银链子束着腰,宽大的裙摆斜斜垂落下来,长至穿了珍珠色缎带细高跟鞋的脚踝才堪堪打止。

“最近过得怎么样?我一路从中国出发,由俄罗斯到丹麦,乘游轮到德国,坐火车去了奥地利,最后越海来到了摩洛哥这个小小的北非国家。”

她头上戴着当地一个羞涩的好姑娘亲手编织送给她的美丽花环,卷曲的乌黑长发随意地披在身后,随着达尔贝达——哦,她还是喜欢叫它卡萨布兰卡——的海风微微扬起,在阳光下像一面柔软又明亮的旗帜。

“这真是很长一段旅程呀,但我并不感到疲倦,非常开心,还有种无从说起的放松感——我以为我离不开荣耀,可事实上是我爱它,却并非时时刻刻需要它。我这一路上边走,边给你寄了那么多封信,我想你应该体会得到吧?你那么懂我,肯定明白的。”

她看上去真是像极了希腊神话当中的阿尔忒弥斯,那位月亮与狩猎的、皎洁美丽的女神。她已经快要三十了,可时光在她身上只是沉淀了气质,而未忍抚上她的容颜:她有着少女一般的纯洁灵动,又拥有一个成熟女性所能拥有的优雅与沉静气韵。

“我这段旅途开始之前完全没有目的地,走到哪儿就算哪儿,你和我说,我想去哪儿就去哪,不用担心,也不用介意,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云秀,你知道吗,这句话让我很高兴——非常高兴,像极了我哥哥和叶修都在我身边的那段时光给我的感觉。”

苏沐橙脸上扬着温和端丽的笑容,缓步走出里克咖啡馆。那家咖啡馆还复制着《卡萨布兰卡》中的装潢,门口贴着泛黄的电影海报,馆内环境设计的很别致复古,精致而惑人,萦绕着丝丝缕缕的黑咖啡气息,但这些很难让人联想起电影中那个忘忧温暖的避难所——苏沐橙悄悄地叹息了一声,她还记得多年以前,她和楚云秀一起看这部电影时的那份憧憬。

【Of all the gin joints in all the towns in all the world,she walks into mine.】

【世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有那么多的酒馆,而她却走进了我的。】

“我来到摩洛哥之后,先去了马拉喀什——这是个好名字,在柏柏尔语里,它的意思是‘上帝的故乡’。那是一座赤红色的绿洲,干燥热烈,又蓊蓊郁郁,吸引着更南边、穿越浩荡的撒哈拉沙漠而来的驼队商人和旅者们的目光,那份生命力几乎要拔地而起,直直地飞冲上头顶上的天堂去——他们欢欣地称它为‘南方的珍珠’。”

她慢慢地在白色的街道上行走,炙热而明亮的阳光洒落下来,她沐浴其间,好像在发光。消磨了好长一段时间,苏沐橙看着周边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店,突然觉得有点彳亍。她垂眼,细密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眸光,她抬手拦了一辆的士,回到酒店后,苏沐橙坐在房间的窗户旁,凝望着沉浸在夕阳余晖下哈桑二世清真寺的白塔,无声的美丽。

【“Let's see, the last time we met……”“Was La Belle Aurore.”】

【“我想想看,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美丽的晨晕。”】

“马拉喀什在沙漠边缘,她的白天实在是太晒了,叫人发晕,云秀,我想你不会喜欢的。离夜晚到来还有好一段时间,我选择去马约尔花园打发时间。那确实很美,满是漂亮的彩色阿拉伯陶罐,花儿们缤纷恣意地盛开着,什么也不惧,像这个城市一样。而我终于等到了夜晚,我来到杰马夫纳广场,这可是全非洲最大的市场,人头攒动,摊贩遍地,灯火辉煌。我看到又一个吹蛇人旋转着向我微笑,还有一个耍猴的少年向后翻了个跟头,滑稽地像我致意,一切都很有趣,有趣极了,我有点伤心你不在身边——尤其是当我在挑选那些斑斓的摩洛哥手做灯具的时候。”

苏沐橙第二天从酒店走路去了哈桑寺,她走近它,抬头用目光摩挲着这座铺着琉璃绿瓦的白色清真寺。这座清真寺实在是太壮观了,壮观华丽得让她忍不住有点儿她也说不明白的不快。她随着虔诚的穆斯林信徒走进去,色彩明艳的大理石,流畅的马赛克拼接,棱角精致的几何图案,灿烂的水晶吊灯,它们张扬得几乎晃花了她的眼睛。

【I guess there are many broken hearts in Casablanca.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 been there. so I don't know.】

【我猜在卡萨布兰卡一定有很多破碎的心,你知道我从未置身其中,所以不得而知。】

“离开马拉喀什,我启程去了舍夫沙万,这名字也很好,是眺望山顶的意思。而当你真正站到那儿的山顶眺望时,你几乎能窒息在那片扑面而来的蓝色之中——像是被天堂包围了一般。沙万很安静闲适,氛围有点儿像我们曾去过的云南东川,游客不多,居民很淳朴,是看得见的干净。置身在沙万的老城,看着满目的深蓝,海蓝,天蓝,浅蓝,各种各样的蓝色,我时常有种身在宁谧的海天交接之处,亦或涌动着风暴的冰川深层的错觉。我不需要目的地,不需要方向,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行走,行走就好……不,不对,我身边还少了一个你啊。”

苏沐橙还是没有离开哈桑二世清真寺,她很幸运的等到了清真寺的活动屋顶的打开,灿烂的阳光倾泻而下,寺内蓦地染上了神圣的光晕,打乱了她的心神。她静静地站在那儿,像一尊凝固的象牙白的美丽雕像。而许久之后,这座雕像沉默地动了——她的双臂向上抬起,像是托举着雕花精致的陶罐,要把那阳光尽数装到里边去。可她的手中只有一条小小的银色坠子,那个坠子里面,藏着两个女孩儿泛黄的笑靥。

【With the whole world crumbling, we pick this time to fall in love.】

【整个世界快倒下来了,我们却挑这时候来谈恋爱。】

“过了几天,我来到了这座恋爱的白色之都,卡萨布兰卡,不过包括之后我最后打算逗留的几个地方,我都不打算在这里和你说了,说不定你收到这封信的同时,我就已经在你的身边了——云秀,我要回来了。”

“是的,云秀,我决定了,我要回家,回到你身边来。你说对了,我是个感情用事的人,像电影里那位先生,也像那位女士,也许……也不那么相似。”

来到摩洛哥的第二十八天,苏沐橙踏上了去往穆罕默德五世国际机场的道路。

她准备好了,完完全全的。

【I was right. You are a sentimentalist.】

【我说对了,你是个感情用事的人。】

“这的确是一场非常愉快又十分漫长的独自旅行,它已经足够我想明白很多很多东西了,你知道的,有很多事情,我只能靠自己某一个时刻的恍然大悟,而我从未这样感激你选择了等待我,所以,现在是由我给予你答复的时候了。”

“楚云秀,我,苏沐橙,接受你的求婚。我向你我共同的真心宣誓,我爱你,并且矢志不渝。”

“我想,《卡萨布兰卡》里有句话足够代表我的心意——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苏沐橙拉着行李箱站在一扇灰蓝色的门前,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右手,想要扣响那扇大门的门铃。

——而就在她抬起手的那一刹那,紧闭的门,“咔啦”开了。

下一秒,苏沐橙被拥入了一个最熟悉不过的拥抱。

她听见楚云秀轻声说:“沐橙……欢迎回家。”

【Well, I was wondering why I' m so lucky. Why I should find you waiting for me to come along.】

【我在想,为什么我那么幸运?为什么你会在那里等着我出现,正巧又被我找到?】

 

《Calls Me Home》By Shannon LaBrie

It’s funny how the walk of life

生活的步伐很有趣

Can take you down without a fight

能将你轻轻松松打败

So many years can lay behind

许多年过去了以后

Regretfully until it’s time

直到某个时刻来临了才后悔万分

To realize the moment when you turn around

才意识到当你转身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I'm coming home to breathe again,to start again

我将重返家园,再次呼吸,再次开始

I'm coming home from all the places I have been

我将重返家园,从每一个留下我足迹的地方

With nothing but a voice within

没有带任何东西,只有一个内心的声音

That calls me,calls me home

那个声音在呼唤我,在呼唤我回家

Back in the day when I was younger

从前在我很小的时候

I was so lost and proud

我十分迷茫并且骄傲

I've gained the world but if I never compare of what I've heard

我早已得到了世界,如果我从没有将它与我曾听到的去相比

In a quiet moment when the Earth holds still

在一个安静的时刻,当地球静止不动的时候

I'm coming home to breathe again,to start again

我将重返家园,再次呼吸,再次开始

I'm coming home from all the places I have been

我将重返家园,从每一个留下我足迹的地方

With nothing but a voice within

没有带任何东西,只有一个内心的声音

That calls me,calls me home

那个声音在呼唤我,在呼唤我回家

Calls me home

呼唤我回家

I'm coming home, to breathe again,to start again

我将重返家园,再次呼吸,再次开始

I'm coming home, to breathe again,to start again

我将重返家园,再次呼吸,再次开始

I'm coming home from all the places I have been

我将重返家园,从每一个留下我足迹的每一个地方

With nothing but a voice within

没有带任何东西,只有一个内心的声音

That calls me

那个声音在呼唤我

------------------------------------END-----------------------------------
后记:早些年回来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写一篇摩洛哥为背景的东西,结果时间过得太久,阴差阳错兜兜转转,最后居然这给了这两个女孩子——

啊,开心【。】

不过当年看《北非谍影》的时候就被英格丽·褒曼给迷的不要不要的,女孩子真的是太美好啦太棒啦!!!!!!【喂】

不过说起来,这篇文章真正的脑洞还是来源于最后的这首calls me home,非常好听,经常忍不住循环233

评论(8)
热度(53)

© 重黎 | Powered by LOFTER